|
|
|
妍美整形网
妍美整形网 > 整形资讯 > 价格 >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坦白说打小我并没有成为“白衣天使”

发布时间:2022-11-24 22:53 编辑:妍美网 浏览量: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坦白说打小我并没有成为“白衣天使”的梦想)_1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坦白说打小我并没有成为“白衣天使”的梦想)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东莞医院东莞泌尿医院简介有哪些呢?

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东莞医院?东莞泌尿医院是一所以泌尿专科为特色,集医疗、预防、科研、教学为一体的现代化综合医院。设置病床500张,有移植医学中心、微创外科治疗中心、现代结石治疗预防中心、泌尿外科、男科中心、血液净化中心、手外科中心、健康服务管理中心与内、外、妇产、儿科、眼科、耳鼻喉、口腔、中医、理疗、急诊等临床科室及影像、检验、病理、功能检查等医技科室。 医院地处东莞市环城路与西南路交汇处,占地面积170余亩,建筑面积8万平方米;建有荔枝园风景区、人工湖,环境幽雅怡人。与峰景高尔夫球场、万科高尔夫城市花园相邻,距东莞汽车客运东站1公里。 莞樟大道、莞深高速公路及松山湖大道从附近穿过,交通便利。 医院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为依托,在同济医学院的扶持下,聘请有国内外专家来院常驻,技术力量雄厚。 特别是泌尿专科,全国泌尿外科的三大院士皆在本院担任领导职务:国际著名泌尿外科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吴阶平是本院名誉院长;著名泌尿外科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应禄出任本院院长;台湾阳明大学原校长、著名泌尿外科专家、国际外科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心?为本院名誉院长。 在众多泌尿外科泰斗的支持下,本院被定点为北京大学泌尿外科医师培训学院临床教学医院,成为我国泌尿外科医师培训基地。医院配备了大量先进的医疗设备,CT、DR、数字胃肠机等影像设备全套为原装日本“东芝”产品,其中16层螺旋CT为东莞地区第一台;还引进了Olympus、Storz、Wolf世界先进的内镜,更充分地发挥微创手术的品牌效应。 其他检验、病理、功能等科室亦全部采用原装进口的著名品牌设备。本院手术室采用层流净化设计,严格按百级、千级、万级及十万级要求精心施工建设。在整个装修、设施配置方面围绕“以人为本”的原则,从各细节处体现人性化。 医院以“以泌尿专科为特色,通过泌尿专科打造医院核心竞争力,争取医疗、预防、科研、教学的全面发展”为战略目标。 树立人本理念,走科技兴医、以德治院与以法治院相结合的发展之路。 围绕这一目标,提倡优良技术、优质服务、病人为本、诚信为重的经营策略,力争用5年时间跻身全国知名医院行列。

这件事真让我难忘

五岁时候的一件事,让我终身难忘。 小时候,我体质很差,容易感冒,一感冒我的脖子喉部就会有一红肿包块,要吃好多药打好多针才能控制住。在又一次的由感冒诱发的急性感染后,发烧不退,越肿越大,不得已,爸爸妈妈决定带我到武汉协和医院去看病。通过诊断,医生说:“这是甲壮舌管囊肿,属先天性疾病,要做手术,不做的话会形成漏管,不好恢复。”妈妈紧张而又担心的且声音发颤着问:“什么时候做?危险系数大不大?”医生想了想说:“有风险,但是常见病,先住院消炎几天再做。”过了几天,医生把做手术的时间给定了。 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病友,那时我天真而快乐,不晓得怕,我最喜欢的歌就是刘老根儿了:“刘老根儿,刘老根儿,你是一个啥样儿的人儿啊……”我常常用这句歌儿来逗乐病友和医生。护士每次给我打针,我都会说:“阿姨轻点打,我怕痛!”打完针就唱刘老根,看到病友和护士阿姨乐我就把痛的感觉抛到九霄云外了。 到了手术的那一天,我才晓得害怕,我躺在手术床上,身边有两个医生两个护士,没有爸爸妈妈,阴森森的,好可怕,护士讲要打一针,睡一觉就好了,我害怕这一觉睡过去再也醒不了了,我一想到这里就大声的哭,医生好像知道了我的心思似的,温和的对我说:“小朋友,你是不是怕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呀?”我说:“是”那位医生说:“你只要不哭了,我给你打一针,切个小口,把包给摘掉,你醒来后,包包就好了。”我止住了哭声,信了他就说:“叔叔给我做好点,不要留疤,我是女孩子,我要漂漂亮亮的。”叔叔温和得答应了我。果然,睡了一觉醒来后,我已经回到了病房,手上还扎着针挂着掉瓶呢。我问妈妈怎么了,妈妈激动的说:“手术成功了,我们再也不用怕感冒了,脖子那儿再也没有一包包了,别的小朋友再也不会笑我象男孩子一样长喉结了。”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太高兴很开心。我感谢父母给了我生命,非常感谢白衣天使,给了我健康。他们的爱都让我终身难忘。 摘........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周琼:坦白说打小我并没有成为“白衣天使”的梦想

作者: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 周琼

 

  坦白说打小我并没有成为“白衣天使”的梦想,我们那个年代似乎对于“金融、贸易”等专业更为青睐,对于医生则是彻头彻尾的没有想法。现如今我已经不太记得清高考志愿的顺序了,但填写了类似“经贸大学、经贸学院”是肯定有的。1993年的高考沿用旧习,先估分再填志愿,而我的估分很低,因为物理考试打击太大。7月底成绩公布后果然不如所料,和平时成绩相去太远。但无论如何,命运安排让我在1993年9月踏入同济医科大学的校门,至此成为“同济人”。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坦白说打小我并没有成为“白衣天使”

  周琼

  “不知疲倦的周医生” 大学五年的生活紧张又不乏快乐,同寝室的六个姐妹相处愉快,几乎每天结伴去上晚自习, 成绩自然也不赖,鼎盛时期是在大三的某个学期,大班(总计183人)前十名中我们寝室占了4个,成为一段佳话。转眼就到毕业季,考研或者留校是我起先为自己制定的目标,原本以为这二者都不会有问题。但偏偏在留校未果之后的几天,考研成绩公布了,那一年同济研究生的录取线是325,我的成绩是324……我拿到成绩单时大哭痛哭,就算现在隔着电脑屏幕也能感受到当年泪水哗哗地留下,好心的辅导员让我选择“自费”接受调剂,我不能接受,我 打小读书就没花什么钱,凭什么读到头反而要读“自费”,彼时“自费生”是一个不太好听的词,我不愿意。

  2年住院医生的生涯之后,我于2000年重返母校,踏入呼吸的大门。硕士加博士5年的光阴并没有太多的波折,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前行,包括学业,包括成家。我用这五年的光阴把自己慢慢打造成一个呼吸研究者的模样,更为重要的是,我逐步喜爱我的专业——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拿到毕业时刊登了几篇有模有样的中文论文,以及人生中的第一 篇英文论文。

  武汉协和医院是一个有着150多年历史的老院,“要想活,到协和”说的就是地方百姓对她生死相托的信赖。仿佛是在一夜间感受到协和人的荣光和使命,至此展开我生命中最为奋斗的14载,说是天道酬勤也好,说是笨鸟先飞也罢,总之这十余年我不敢停歇,努力追赶,成为同事笔头下的“不知疲倦的周医生”。时常在想,许是因为先前起伏的那几年让我对如今倍感珍惜, 生怕有闪失倒下再也立不起来。

  师生情谊弥足珍贵 战战兢兢一路走来,从住院小医生到主治、到副高、再到正高;从讲师到副教授、再到正教授;从硕导到博导,每一步的前行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直至今日,我依然感谢那些对我们严格要求的老师们。在我还是实习医生的时候,第一个轮转的科室是感染科,查房时不让带病例进病房,我们需要向查房的教授汇报患者所有的病史内容,包括化验检查结果。或许是太过紧张的缘故,我竟然忘词了,教授非常严厉地批评了我,说这是一个医生的基本功,病史、化验单都汇报不出来怎么分析病情?彼时的我泪流满面,小小的自尊心被刺痛了,但也激励了我的成长。直到今日,我已成长为带组教授,对患者化验单过目不忘的本领经常被下级医生称奇,他们无法理解我是怎么记住并区分这些数字和结果的,而这些都与学生时代的磨练密不可分。

  协和医院有很多这样的好老师,好教授,我们这些初入协和医科大门的后生们正是在他们的悉心教导下一天天成长,并在同样的岗位上传承“协诚人和·仁爱济世”的协和精神。在院内碰见这些老教授时,我会毕恭毕敬地称呼一声“老师好”,尽管他们大都已不认识我,却依然每每笑语欢声。不惑之年的我,也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称呼“周老师好”。我想,这是教学医院一种特殊的幸福吧,在物欲横流的时代,纯粹的师生情谊弥足珍贵。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拼临床 拼教学 拼科研 在协和医院,除了拼临床,还得拼教学,呼吸科有教学的老传统,科里很多老师都是教学能手,陶晓南主任是其中最令人尊敬的长者。跟着他,一边学教书育人的方法,一边学举重若轻的医术,一边学虚怀若谷的为人。那时的讲课比赛不像今天受人重视,参加的人员多半凭的是热情。在连续2年的落败之后,我没有放弃而是选择再战,陶主任一张一张幻灯片给我进行讲演,敦促我应该注意的环节,提醒我需要关注的细节。“菜鸟”一天天长大, 终于我获得协和医院和华中科技大学讲课比赛的两个一等奖。十年过去了, 陶主任给我串讲幻灯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让我自觉自愿地努力前行,对学生竭尽全力。

  第二要拼的就是科研。没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没有SCI论文,在协和医院想晋升是枉然。我的科研启蒙是硕博阶段,有些接触但不深入,真正意义接受正规的科研训练是在2009年以后,有两位老师对我影响深远,一位是我国著名的胸膜疾病研究专家施焕中教授,一位是NIH的免疫学专家陈新教授,两位老师引导我进入胸膜疾病的免疫学研究领域。老师独到的科研视野、缜密的科研思维、虔诚的科研内心指引我在这条路上不断前行,俯拾仰取,迄今获得4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而今我的学生们也正在茁壮成长,所有这些,都是激励我继续拼搏的源泉。

  流水经年,2019是我成为“协和人”的第14个年头,当年的院门早已不在,当年的少年已生华发,只是,那个站在旧时院门、抬头仰望的少年依然在我心中。

  古人有诫:学不贯今古,识不通天人,才不近仙,心不近佛者,断不可作 医以误世!早在同济求学时,听裘法祖院士也说过类似的话:“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年少时对这些没有太多体会,心想穿上 白大褂不就是医生?十多年走下来,慢慢体味到这许是对医生最好的诠释——德才兼备,近仙近佛,方可悬壶济世。我喜爱我的职业,成为“好医生、好老师”的少年梦想从来就没有泯灭过,也必将指引中年的我倍道而进!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坦白说打小我并没有成为“白衣天使”

妍美整形网温馨提示:整形有风险,请谨慎选择。未满18周岁的青少年不宜做整形手术!

以上关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坦白说打小我并没有成为“白衣天使”】的内容只是一个大概,想了解更多整形知识、价格信息,可以点击 【在线咨询】一对一沟通

相关资讯

热门项目

热门话题
猜你喜欢